Teapot简茗

【罗中心/ASL/白团】残片终章(5)

波特卡斯·D·艾斯真的和自己很像。罗不止一次这样想道。

【以后就不像了。】

怎么可能。

【火拳当家的可没你这么阴暗。】

你这家伙一一!

艾斯正好在这个时候推门进来。

“早!”

“早。”

“我们打算去钓鱼。”

“哦,是吗。”

“你要一起来吗?我告诉你,路飞虽然还小但超级厉害,他在几年前就可以吊出鳄鱼之类的大型动物,八岁时就能一拳打倒一只狼,九岁时差点被鳄鱼吃掉,说起来之前还是我和萨博救的他......”艾斯开始喋喋不休。

罗严重怀疑里面有不少夸张的成分,但他非常担心万一自己提出质疑对方会说得更起劲。

“总之,路飞真的是最棒的弟弟了!我要让你看看他钓鱼时的样子!”艾斯拉起罗跑到了甲板上。路飞和萨博正坐在那和船员们有说有笑。

罗试图离开,未果,被艾斯推到了船沿旁。

“只要钓到鱼,就有很好吃的肉了。”路飞一本正经地进行了一番逻辑推理。“只要有好吃的肉,生命就有快乐和意义。”

“路飞,这不像是你能说出来的话。”哈尔塔震惊地跳了起来。

“萨博教的。”

“才不是!这根本不是我的原话!”萨博辩驳道。“我没说过这样的话!”

“喂,我说你们。”罗示意了一下萨博,问出了他一直好奇的问题。“为什么从家里跑出来。”

哈尔塔担忧地看了一眼萨博,显然很担心这句话刺激到他们。

路飞大大咧咧地回答了,很显然仍然全神贯注在钓鱼这件事上。“爷爷太可怕了,他想让我们当海军。”

“就为了这种事?”罗很不解。“我在你们这个年纪的时候还在向往着加入海军呢。”

“向往!”艾斯惊呼出来。“你说你向往?”

“怎么了?”罗有些恼羞成怒了。“反正我现在不想当海军了,再也不想当了。以前看《海洋战士索拉》的时候太年轻了。”

“这才对嘛,海军里没什么好人。”艾斯拍了拍罗的肩膀。

“你这样太武断了!”罗皱起了眉头。尽管他知道艾斯没有什么恶意,但他还是忍不住把刚才那句话代入到柯拉先生身上。“海军里有很好的人!”

“那你说,在那些非加盟国在遭受迫害的时候,海军在干什么?他们不是号称正义吗?”萨博冷静地说道。“说到底,他们是为了政府,而不是为了民众在行动。你认为海军会拯救什么迷路的小孩,帮老奶奶过马路?在世界政府的对比下,一切都无足轻重。”

“当然是会的!年轻的小鬼根本就什么都不懂!”罗发现自己向前走了一步。

“充满幻想的是你。”萨博忍不住想起了灰色终点站的火灾。“海军的正义永远只存在于阳光下!”

“你怎么证明?难道你说的话就不是无凭无据?”罗步步紧逼。

“我当然有证据。之前在我的故乡,曾经来过一个天龙人。”萨博也越来越向前。他们之间现在只有几厘米左右。

哈尔塔倒吸了一口冷气,准备开始聆听一个不为人知的故事。甲板上开始聚集一群人。

“他击沉了我的船,给我留下了这块烧伤。”萨博指了指眼睛周围。“不过我并不感到悲伤,这代表着自由!”他又大声宣布道。

就连老头都无法反抗世界政府,就连他都在为【贵族】效力。

自由是要靠自己争取的。

“我对海军的恶行比谁都更了解,但我也接触过海军最为光明的一面。”罗冷冷地说道。

“说来听听?”

“我一一”罗突然哑口无言了,要他说出自己的过去到底还是一件很痛苦的事。况且太过于危险,谁知道手术果实会不会被盯上?弗雷凡斯也很难解释......

说实在的,他本来就不该抱有向别人透露自己的过去的想法,不知道最近是怎么了,居然这么放松。像以前一样就好,不要相信别人,也不要接近别人。


不要信任任何人。这真是太可悲了。


“我没什么好称道的过去,但我仍然可以断言你说的是错误的。”罗耸了耸肩,慢悠悠地说道。

“真有意思。”萨博讽刺道。“但你无法证明,对吧?我现在保持原来的说法。”

“想打架吗?”罗仿佛又变成了那个刚从弗雷凡斯逃出来的阴郁少年,只不过这一次怀着的并不是对海军的痛恨,而是某种莫名的、不知所起的维护。

“来试试啊?”萨博拿出了水管。

“我赌萨博赢。”海贼甲在一旁一边看热闹一边设赌局。“他可厉害了,上次用一根水管和A打得有来有去,A差点被伤到了呢!”

(P.S.如果你曾经看过我的另一篇作品的话,你就会发现本人超级喜欢用“海贼A”,“海军A”之类的名字。)

“我也觉得是萨博啦。”

“你们!不要这样纵容小孩打架啊!他们还小呢!”萨奇跑了出来,试图分开罗和萨博。“别这样!”

“别这样萨奇!谁小时候不是这样过来的啊!男孩就应该活泼一点嘛。”布伦海姆叫住了萨奇。“而且我们还设了赌局!你不想来试试吗?”

萨奇有些犹豫。


萨博没想到这场战斗会持续这么久。他一直以为罗只是个普通的小孩,在什么加盟国的某户人家幸福地长大。
“你很不错啊。”萨博跳到了一边。

“你受过专业训练?”罗擦了擦脸上的血。“这样可不像一个小孩。萨博当家的。”

“萨博和艾斯超级厉害的!可以打倒灰色终点站的好多人呢!”路飞在一旁插嘴道。

灰色终点站是什么?秘密战斗机构?听起来挺像的。

【别问我。我从来不知道还有这种事。】

“特拉男你也很厉害呀!不过我饿了。”路飞一脸严肃地说。

“什么?!路飞你饿了!那还等什么?喂,萨奇!路飞饿了!”萨博匆匆忙忙地跑走了,留下罗一个人站在那里。

“哎呀,居然是平手,这可怎么算呢......”一众海贼都很失望。


“你不觉得罗真的很可疑吗yoi?”马尔科和萨奇在走廊上聊天。

“马尔科,”萨奇瞪了他一眼。“你对小罗的偏见太大了!他虽然看起来很凶但本质上是个善一一是个可爱的孩子!”

“那些战斗技巧可不是一个小孩能掌握的yoi。”

“他不是之前在一个海贼团待过吗?肯定是那时候学的。”萨奇不以为然。

“那种不入流的小海贼团。”马尔科嘲笑了一声。“船员和船长本来就出生在新世界,资历根本不够看。怎么可能有严格的训练计划yoi。”

“说不定呢马尔科,要我说你可没怀疑萨博他们。”萨奇尖锐地反驳道。

“谁会认为他们会比一个眼里写满了‘我要毁灭世界’的男孩更危险?你难道看不出罗的心理状态很堪忧吗yoi?”马尔科冷静地分析着。“而且萨博、艾斯和路飞是在森林里长大的,再加上确实天赋异禀,有那样的实力也没什么好惊讶的。”

“每个人都有点不为人知的过去,大海上的惨剧太多了。”萨奇想再挣扎一下。

“是啊,因为惨剧而出海变成杀人狂魔的也不少。你记不记得前几年的那个【血骨】yoi?据说因为交不起天上金逃了出来,后来却在毁灭了5个岛屿后被抓到推进城去了。”马尔科打破了萨奇的希望。“我觉得他也挺惨的?”

萨奇听出了里面微妙的嘲讽。

“所以说,我们必须考虑一切情况yoi。”


你说得对,火拳当家的确实和我不大一样。

【看吧,我告诉过你了。】

他们总是被爱吧?

【呵,火拳当家的可并不这么想。】

可是他们和我【们】不同吧?如果已经被【爱】的话,为什么不接受呢?

罗很清楚莫比迪克号上的每一个人其实都迅速地喜欢上了那三个活泼的男孩。他们热情、感性而且爱自己的家人。他也很清楚自己永远都只会被看作一个讨厌的、无聊的十三岁小孩。

这个世界上自柯拉先生以后就没有人爱他了。

我一点都不稀罕!罗把枕头扔到了床上。

【白痴。】

声音没有再说话,罗阴暗地认为他一定是在暗地里嘲讽自己。


路飞、艾斯和萨博快速地和白胡子海贼团打成一片,就连艾斯都一改常态,和萨奇在甲板上放烟花。

当然啦,罗今天还在莫名其妙地生气。

“喂!罗!出去放烟花啦!”萨奇突然推门进来。身旁跟着路飞。

“没错!特拉男!一起去放烟花吧!大家都在哦!”

路飞伸长了手臂把罗和自己一起砸到了墙上。

“你在搞什么!”罗试图摆脱路飞的纠缠。“我才不要去干那种无聊的事!”

“去吧特拉男一一”

“不要叫我这个名字!我的名字是特拉法尔加·罗!”


最终罗还是被拉过去放烟花了。

一群人在甲板上嚷嚷着什么“烧烧果实真方便”之类的话。

前方绚丽的颜色跳动着,燃着成璀璨的星星点点。与罗的黑白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真是让人窒息。

“来嘛罗,整天闷闷不乐会死的!”好脾气的厨师塞给罗一个礼花筒。“这可是我和艾斯连夜赶制出来的完美成品!”

罗一脸阴沉地拉了一下,被彩带喷了一脸。他甩了甩头,试图把彩带甩下去。

“哈哈哈哈哈哈哈看看你的傻样罗!”哈尔塔非常自然地开始大笑,周围人也一呼百应。

罗总感觉自己的嘴角有些略微的上扬,但他很快就否定了这种想法。

那怎么可能呢?

【......哈。】

你在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

【我可没有笑。】

你在瞎讲什么!我听见了!

【那就这样吧。】

“你在想什么呢特拉男?”艾斯十分用力地拍了拍罗的背,差点把他推倒。“看看下一个项目!”

火花炸开,罗忍不住走了进去,周围是金色的光点。

感觉很温暖。

评论(36)

热度(152)

  1. 共1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